怀光长纵

为君展颜
自甘怀光长纵,投魂江风
沦为人臣

十八岁的生日


侍应生的场合

画手:尔思@丢. 

关键词:财政赤字;打工抵债


高中生的兼职可能是家教,可能是打工

也可能是拆迁


——第不知多少次任务结束


好好的建筑群被这群自然灾害毁了个一干二净,断壁残垣一片好比台风过境,燕雀都哑了嗓子。


……寸草不生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只来晚了一步的Vongola家族新I世•传说中的男人•沢田纲吉目瞪狗呆:


“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个地步的啊?!”


面对除了扬长而去的云雀恭弥,聚集在一起站成一列低头听训的守护者们,年轻的首领痛心疾首。


血条—99999999


怒气buff叠加


不是……是他的理解出了问题还是你们这群家伙猪油蒙了心?!


说好的只是拦个车阻止交易不是么?


事先一个个都承诺好了绝对低调行事——


一战斗就变脸?!


把人家交易的场所都炸了真的好么:)


你们再这么下去Vongola就真成了人人喊打的拆迁办了哦?!


其实已经是了(x)


“十代目——真的很抱歉!一时没……”为爆破而生的炸药桶狱寺隼人愧疚垂头听训,左眼写着自责右眼写着抱歉,看得沢田纲吉又是无奈又是无奈又是无奈又是心软。


好吧不是你的错我知道武器是炸弹这种事你也控制不住——少来!!!!


每次都是这样?


财政部部长的赤字单子怼到他脸上了都快?!


烟雾裹挟硝石味儿四散,异瞳的少年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Boss……骸大人说,他……他玩的很开心……就先走了……”背景是有幻觉造出的大片火山与蛇窟,库洛姆小心翼翼将话复述给沢田纲吉,怯生生看着几乎抓狂的首领。


沢田纲吉:“………”


敢做不敢当打完就跑?!!


雾属性是这么用的吗?!


“沢田——不要苦着脸,极限的打起精神!!”


没精打采的沢田纲吉:“………”


他苦着脸是因为什么啊你真不知道么大哥?!


有一说一。


别看屉川了平看起来不靠谱,他其实是造成攻击伤害最小的那个。


本次任务失败的罪魁祸首在这儿呢。


沢田纲吉缓缓扭头看向挠头笑着的爽朗少年,试图从镇魂之雨这儿得到解释。


对方的笑脸阳光极了,让人看着就想跟着一起笑出来………个鬼啊。


——别装了轿车上那干脆利落的断口就是你干的吧山本?!


让你拦车。


你是真的拦了个车啊。


好棒哦。


夸夸。


眼神死jpg. 


“抱歉——抱歉——”对上他的视线,山本武的双眼清亮澄澈,态度诚恳的让人完全气不起来:“嘛嘛,阿纲,开心点嘛!老爸说过,生气的人长不高喔——”


总感觉膝盖中了一箭的一直长不高•沢田纲吉:“………”


一身服务生打扮的小婴儿跳上了年轻首领头顶,嗓音稚嫩而清晰:“这是家刚开业的餐厅,你们这一搅和把人家的客人都吓跑了,有的帐还没结,有的说不定再也不敢来了——Vongola只负责提供维修的费用,自己做错的事就要由自己承担。”


“所以,你们去打工吧。”


“唉?!!”


次日


Vongola男团于被幻术修复好的餐厅门前聚首,对视,神色复杂。


经reborn协商过后,店主同意了用他们一周的白工赔付当天的损失。


被家庭教师以身为首领就要敢于背锅(x)的魔鬼守则打败,沢田纲吉不情不愿的换上了燕尾服,目光瞟过日历时却愣了愣,总觉得最近被家族的公务填满的脑子不太够用。


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4.24……是什么日子来着?


reborn翘起嘴角,也不提醒,只一脚将傻学生踹出更衣室。


“蠢纲。”


这家餐厅本就偏西式风格,服务生的衣物精致有好看,再加上守护者们本就高于水平线的颜值,倒是像模像样的。


云雀恭弥那份赔偿已经由风纪财阀一分不少的上交了,六道骸的则是被库洛姆强行要求分摊,嘴上说着太无聊了身体却很诚实的异瞳少年到底还是跟上来了。


“Kufufufu,你可别误会,沢田纲吉。我对你们的家族完全没兴趣,只是不想库洛姆太辛苦——”


沢田纲吉:“………”


我可还什么都没说呢哦?!


一通兵荒马乱终于摸清规则的少年少女最终开了个小会,商讨出了大致流程。


——外语最好的狱寺隼人负责点单


——温和有礼的山本武负责招待


——激情活力的屉川了平负责在厨房打下手


——配合默契的雾属性的父女组(?)负责收款


至于沢田纲吉么……


他就是块砖


哪儿需要往哪搬:)


年轻的首领笑容苦涩,穿插于闻讯而来爆满的客人中,时不时留意下哪儿出了问题好赶紧上去帮忙,忙得热火朝天。


——毕竟经reborn提议后,这家老板为所有员工放了一周的假,将服务工作完完全全交给了几位少年们。


每个人的工作量都不小,好在这么久的相处下来总还算是有默契的,以三人组为最。


学霸•狱寺隼人的英语水平不必担忧,又出于连累敬爱的十代目做服务生的愧疚心态,虽然不耐烦但还是生生忍下了,没出什么大问题。


…………除了全程冷着一张脸外完全看不出任何不满呢:)


总有客人会为这样的点单态度稍有不适,但也统统消失在了受沢田纲吉之托赶来救火的山本武阳光的笑容与诚挚的招待中。


“哈哈哈,请稍等一下——您还有什么需要么?随时可以来找我喔!”


无一例外。


日光揉碎在茶色双眼中,清亮温暖,少年的笑极具感染力,总会使得被这样注视着的人不自觉的舒展开眉头,心满意足舒舒坦坦等待上菜。


大概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吧?


看这边终于没什么问题了,沢田纲吉长出一口气,又急急追去厨房唤醒因与屉川了平聊的得太欢快,完全忘记自己在炒菜的热血厨师。


拯救那几盘糊锅的菜。


——做Vongola首领太难了,真的。


他上辈子一定是道数学题。


焦头烂额的解决无数烂摊子,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对着店长满意的答复:“你们真的厉害?今天都快赶上一周的收益了!”少年们疲惫又无奈的对视,纷纷笑出声。


——的确很累。


但是有同伴在身边,再累也不算什么了。


不过他说……一周的收益?


也就是说……


今天结束就不用再打工了的意思么?


——太好了!


再辛苦也值了!!!


山本武随手捻起纸巾擦了擦额前细密的汗,长时间说话导致嗓子有些干涩,还没等少年开口,早就对这个备受好评的侍应生印象颇深的店主转身倒好了一杯薄荷水,递上:“我听那个小朋友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是叫山本武对么?”


山本武挠挠头接过他的善意,非常感激:“哈哈哈是的!谢谢您!”


“…………?????”


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沢田纲吉终于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等等!啊啊啊啊四月二十四!山本——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棒球笨蛋——?!”


“极限的不知情啊?!!”


六道骸不爱掺和进这些事,早在下班时就离开了,库洛姆虽然与山本武交情不算很深,但平日也受了这少年不少照拂,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头,声若蚊呐:“……我没有准备礼物,抱歉……”


“礼物——”


被女孩子这么一说,少年们的表情纷纷裂开。


是哦……


礼物……


今天忙忘了……


完全没想起来啊?


糟了!


山本武哑然失笑:“有什么关系哈哈哈哈——今天我过得很开心,这就够了喔!”


“可是……”


虽然正主这么说,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少年们正想接着说什么,就被小婴儿打断了:“一群蠢货。早猜到你们会忘记,我已经与店主商量好了。”


店主笑着捧上了装满蛋糕的大托盘,各色精致糕点看的人眼花缭乱:“给,今天一天辛苦啦!生日快乐!”


这下连山本武都惊讶了:“唉——谢谢!”


“蛋糕!蓝波大人喜欢吃蛋糕!”


“蓝波——那不是给你的!”


蓝波与一平追逐着冲进餐厅,身后跟着手捧礼物的女生们,女性独有的细心于此展露无遗。


——家族成员聚集于此。


沢田纲吉惊呼出声:“reborn……这是……?”


“蠢纲,身为首领不牢记家族成员的生日可不行,还不快给山本庆生?”


是的,这都能忘……他太粗心了!


难道是reborn特意帮他举办的……


迎着他泪汪汪的眼神,鬼畜婴儿压低帽沿:“这个时候就要开始Vongola的传统——”


沢田纲吉:“…………”


你又来?!!


这人完全是想搞事情吧?


——还我的感动!!!


总感觉又自作多情了的沢田纲吉表情复杂。


但……


算了。


这也挺好的。


看着山本武比阳光还灿烂热烈的笑脸,年轻的首领呼出一口气:“那么——为山本举办的生日会,现在开始啦!”


“山本,生日快乐!”


“喔喔——”


几人便这样就着餐厅的桌子与满桌蛋糕为山本武过起了生日。


女孩子们张罗着将每个小蛋糕上都插上一根蜡烛,最后清点着,正好是十八根。


今天也正好是山本武十八岁的生日。


这场面着实有些搞笑。


是个不伦不类,却也独具Vongola特色的生日会。


“快许愿吧!山本君!”


同伴们的欢笑萦绕耳畔,山本武依言合上眼,双手合十,笑意清浅:“好啊。”


——心愿就是老样子吧


愿父亲与同伴们身体健康平安,万事顺心


愿接下来的一年风调雨顺


愿今日这般的欢笑长存


烛火跳动着熄灭化作青烟袅袅


十八岁的山本武,生日快乐——


后记


“说起来……reborn,我们这次打工不是为了赔偿么……?”


“是啊。”


“可是店主说……用今天赚到的钱买了一桌子蛋糕……?”


“是啊,我建议的。”


“嗳——所以最后赔偿果然还是Vongola财政部出的么?!”


“别傻了,财政部早被你们掏空了。”


“那……这次?!”


迎着蠢学生好像懂了什么的颤抖目光,一身西装的reborn淡定回应:“所以明天继续打工吧,蠢纲。”


“唉——?!!!!”


他迟早要头秃的啊这十代目能不能辞了?!



评论

热度(38)

  1. 共1人收藏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