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长纵

为君展颜
自甘怀光长纵,投魂江风
沦为人臣

【家教 山本bg】正文 第七十一章 关于终焉

食用须知


80bg  姐弟  尽量不ooc


原创女主 武力值max 宠弟狂魔(互宠)


宗旨是守护阿武,阿武赛高


养成养成养成


合集名字是《斩魄刀感觉每天都在失宠》


甜甜甜


没有玻璃渣,请安心食用——







天光湿淋淋投下,映照出的茫茫尘粒翻转跳跃于两位持刀者交汇的目光中,又被狂舞飘旋的刀光撕裂,四散。

坠地。

不知火的刀依旧谲诡莫测毫无章法,没人知道下一刻鬼苑会从何种角度刺出,偏偏她又对山本武的时雨苍燕流了若指掌,仅一个起式便能通晓少年的后招,这敌人堪称恐怖。

也只是堪称而已。

对练时被她压着打犀利挑错早已形成习惯,面对她疾风骤雨的斩击,山本武其实心底没多少压力,他的双眼始终沉着镇静,盯紧漏洞,飞速突破自我,时不时借着从斯夸罗那里习得的剑意急掠而去,招式变幻随心所欲,愈发打得不知火措手不及。

——正是利用她对时雨苍燕流的熟悉。


拇指翻飞虚晃一招断其后路,再一击欺身而上,山本武转守为攻,猝然发难。

刀刃盘旋着好似巨鲨冲击撕咬猎物,少年的速度快若雨燕穿空,直逼着不知火身形微顿横刀硬生生接下一击“鲛冲击”,手臂发麻。

这一次,真的避无可避。

……鲛冲击,她倒是从没正面接过。

平日仗着灵力护体,不知火从未在意过这一点冲击,如今自封灵力肉体之躯,女子游龙般惊鸿的身形于空中猛然一滞。

定在原地。

山本武扬起笑刀尖画圆,半点不含糊,直夺上眼前人咽喉,强迫她撕裂对他的无害伪装,眼神凛冽冰寒。

这纯粹的令她不自觉兴奋战栗的杀意………她的阿武是真的长大了。

不知火瞳孔紧缩,义骸的机能发动到极致,令她完成了非人生生于空中错身一步,未曾想早看透她躲避路数的山本武早就等着她这一错身,“五月雨”赫然换手,侧下画弧刀锋已至,顿在女子肋下三寸处。

再往前便是心口。

似有感于这剑气,鬼苑不自然的抖动着,寒意顺刀尖攀上不知火脊髓,她抿唇不言。

第一回合,胜负已分。


少年清凌凌的眼即使含杀气也纯粹依旧,他挽唇收手,后退几步,振刀而笑:“燃,再用那样只守不攻的刀,你可接不下第二击了。”

知他进步,却不知他进步至此。

不知火手指微不可见的动了动,略略松开鬼苑,再握紧时双眼亦附上寒霜。

——要战。

好歹自学习剑道真正持刀开始,对手就是她,手中斩刀与鬼苑相撞次数数不胜数,有许多不知火不自知的小习惯,山本武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对彼此了若指掌的,可从来不止不知火一个。

第二回合再起时,双方攻击技巧与速度皆上翻了几个台阶,好似连空气与风声都欲斩破的冷光顷刻遍布这一方小天地,兵戈之声噌然四起,远至近近至远最终尽数归于两刀悍然相撞迸溅的火星中,化为齑粉。

不知火出招快似电,却没想到少年已然逐渐追上甚至比她更快,身若轻燕黏连而上,迅而急。

刀光如骤雨。

二人目光随刀骇然相撞,针锋相对互不退让,狠意如出一辙。

——那便战。


雕金师塔尔波的住宅。

受沢田纲吉之托制作可容纳七种火焰的容器,塔尔波苍老的手指略略划过各种稀奇古怪的原料,刻痕生长在眉间一般,片刻未去。

这……总是少些什么。

少什么呢?

年纪大了,记不得了。

最古老的雕金师蹙眉深思着,拉门被轻轻扣响:“塔尔波先生,是我,雪昭。”

“小昭。”

似有亮色闪过,塔尔波转眼对上那片沉冷的灰,手捧白玉般精致蝴蝶骨的雪女似乎想通了什么,习惯带笑的唇绷紧成一条直线,直白开口:“塔尔波先生,我从伽卡菲斯那儿听到了关于最初种族的事。”

那块蝴蝶骨宛如霜雪浇筑,冰寒无声酝酿,正是身为雪女的全部力量来源——雪山玉。

雕金师扬眉,倒不意外:“小昭,你该不会是想……?”

“雪女为守护雪山而生,堪堪担任一界基石,是能承担世界基石的最好容器,不是么?”

“剥离这份异界的馈赠和责任,你就失去作为雪女的一切了,小昭。永生与妖力毁于一旦,你想好了吗。”


闻言,雪女眉心舒展,轻轻颔首:“这就是我想要的,塔尔波先生,请您收下。”

眼看周围人老去死去,永生又有什么意义。

她从来都想作为一个普通人,与想要守护的人相伴一生,仅此而已。

Primo……她错过了,但小弥,她不能再错过第二次了。

忆起大空战后孤身前往异界寻她的凤眼少年那句:“我不喜欢言而不信的人,昭,和我回家。”雪昭弯起释然如同从宿命中解脱了一般的笑。

——小弥,我说到做到。

见她这般模样,塔尔波也不再多言,点头接下那具沉甸甸的蝴蝶骨,老人顺口提了一嘴:“小燃呢?小燃知道吗。”

知道他说的是最初种族,雪昭眼波流转,笑开:“她也知道,但为了还人情,她还是站在了百慕达那边……现在应该已经和少年们对上了。”


塔尔波愣了愣:“……那年轻的十代目可有的受了。”

雪昭摇头:“的确麻烦——如果对手是沢田纲吉的话。”

“嗯?”

看透一切的雪女笑意狡黠:“如果是她家的小少年,那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此界唯一能让不知火燃尽毫无还手之力败北的。

也就只有山本武一个了。

克星,名副其实。

一物降一物。


主战场。

已经被好友认定败北的不知火横刀接下少年一击,刀尖翻转顺势稳压时雨金时而上,擦出稀碎火星。

山本武也不与她角力,只不慌不忙后撤一步,仰头避过这冷锐刀锋,翻手特式“燕之喙”已抵上鬼苑,轻松化解这暗藏杀机的迅猛劈砍。

……因为已经练过太多次了。

而且是燃手把手交的他,如何破解这一招。

少年不期然想起自己未来战训练时曾无意问过对面人的那个问题:“燃,你把所有招式如何破解都交给我了,就不担心吗?”

他的燃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记忆中的红发女子被他问得一愣,笑意粲然语气果断:“傻阿武,是你的话,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从不会与他刀剑相向。


山本武看她这一眼极深极沉,电光火石间了悟一切,不知火也被他这眼神勾起了过去那段回忆,她忍不住弯起眉眼,反手挥刀劈砍,鬼苑带着百鬼主鲜明的冷冽逼上。

这样笑着出击……倒是与每次见到他受伤时的她有几分相像。

山本武恍然收臂,两刀再次相撞,一向不拖泥带水的时雨金时这次却没立刻挑开,而是如同不知火惯用那般压着鬼苑,刀尖抚上那持刀的白皙手掌。

温柔好似执起心仪人的手,少年面露安抚,看的不知火也有些恍神。

这样温和的安抚……倒是与每次见她怒极时出声调解的他有几分相像。

二人眼神交汇,战斗仍在继续。


不知火的刀刚烈暴戾却易折,山本武的刀则与她正好相反,透着一股子从容不迫的镇定,无论出刀收刀都一样,却也正正好好能戳上她的要害。

刀刀干练直白,刀法如其人。

克星,名副其实。

围观的迪诺不知道为什么,连看他们战斗都有种被喂一嘴狗粮的饱腹感,他眼角轻微抽搐着,还是移开看这对“姐弟”的目光,将心思放在了师弟与百慕达的战斗上。

这俩人的事儿,让这俩人自己解决吧。

向来如此,旁人插不上话的。


再说这对“姐弟”,自方才那击以后,二人风格一改,与其说是单纯的攻击防御倒不如说像是在交流。

——用眼神与手中的刀交流。

不知火的刀宛若游龙,烟青色的眼比刀光还盛还亮,对自己的宝贝出手的抱歉、立场不同的无奈与担忧、见他这般出色成长的欣慰与认可、许久未这般享受战斗的快意,统统化作山崩海啸之势透出鬼苑,沉沉压上时雨金时,眼神柔软,杀意分毫未减。

山本武的刀行走如万物润无声的恩泽村雨,茶色双眼清明透亮,知晓一切的了然与熨帖安抚、纵使拔刀相向也从未变过半分的欢喜眷恋、被认可成长了的舒坦轻快、为能给她这样一场战斗而同样的快意,在他近乎飘洒洋洋的刀光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少年一边这样温和笑着一边抓住眼前人剑招的漏洞,一刀刺下,直截了当。

聊完了如今,该叙叙旧了吧。


双目交错,酣畅淋漓,持刀者对视一笑,刀光狂舞翻旋激烈碰撞,眼神却如同潺潺流水般明净舒畅。

不知火化一直以来对少年的心疼与自责为漫天利刃,一刀化作千万刀,细细密密丝丝缕缕,山本武轻笑着一一化解,还不忘反手突刺挡下她险些割伤自己的攻势,用手中的时雨金时告诉他的燃——

没关系,这是我的选择,燃完全不需要自责。

而且我呀,是为了守护才拿刀的哦,为了守护大家,也为了守护……

你。

一击过后攻守交换,山本武挽着笑,对她从相遇到如今九年的日夜陪伴守候这份依赖与感激悄然爬上眼底,他说着“谢谢”和“喜欢”,将对面人手把手耐心教会他的瞬步与刀法全力展开,不知火甚至能从这一刻的少年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她哑然失笑。


的确。

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刀血气过重,如同自己一样,与山本武格格不入,而如今少年却用她熟悉的凛冽刀法亲手斩碎了她这点心思。

像是在告诉她——别瞎想,燃,我们就是一个世界的人,任何事都不能把你我分开。

这就是对她而言……最好的感谢了。


这份心意传达的极为透彻,面对这来势汹汹的悍然刀气,不知火三指并拢,鬼苑于手中灵活翻涌不歇,与山本武的时雨苍燕流几乎相同的守式密不透风将他的攻击阻绝,脸上笑意甚至还带着独属于山本武的轻快明朗。

传染是相互的。

见惯了少年的执着觉悟,鬼苑难免也会学上个一招半式,此招像是鬼道的“断空”,出刀不为杀戮,只为守护,如……山本武一般。

为了他,她学会守护;为了她,他学会出击。

光与影就此相融,成为一体。

——相伴而生,无法独活。


攻守再次错位,亲情说尽,也该谈谈情爱。

不知火正尝试着出手,手腕左右翻旋就是找不到合适的角度,笨拙生涩的不像是一贯干脆利落的她——就像是对待他越界的感情一样。

她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看不到前路,未来迷茫,有时难免会怀疑自己:你分明对情爱一无所知,却这样贸然应下了山本武,真的是对的么?

本该等她出击的山本武被她这有点可爱的模样逗乐,攻防错位,他一招“五风十雨”,携同熟练的“车轴雨”,奥义融会贯通,以自己的节奏引导着不知火出招,耐心十足。

我说过,燃,你保持原样就好,其余的交给我。

教会你情爱,这本就是我的私心,我的责任。

我的燃啊,是个小笨蛋。


这样包容的眼神看得不知火刀尖微顿,耳根不知为何腾烧上了火烧云般艳丽的霞光,看得山本武移不开眼,少年眼神骤然晦暗,“筱突雨”与“映照雨”相结合,刀刀映照着冷芒交错爆发,分明没有水也没有雨之炎,却还是借着泼天刀芒威力不减。

因速度太快晃得人眼睛生疼的刀光彼此追逐着冲上不知火视野,又纷纷在鬼苑的阻拦下砰然炸裂,残影冷芒坠入她眼底,像极了……

烟花。

夏日祭的烟花。

风幡涌动不歇,那时的少年的心跳如擂鼓,按捺的情愫如今忍不住破土而出,他才后知后觉明白了那时异样的原因。

——是心动。

见她为这盛景微微恍惚,但看向他的眼神却依旧专注认真,眨也不眨的看她的少年,分明就是夏日祭时看得山本武没出息的燥红了脸的目光。

无论多美的烟花,都不及她的小太阳万分之一。

——山河壮阔星火缭乱都不如你,全都不如你。

山本武:“………”

从振刀迎击以来,眼神一直平稳无波的他突然就红了脸,呼吸紊乱,纯情的少年本想借此次刀光化作烟花好好与心上人告一次白诉说心意的念头被她那完全专注的眼神反撩得心神震动,脸上的热气都能蒸熟一个鸡蛋了。


看得不知火没忍住笑出声来。

她的小太阳,她的阿武,未免太过可爱。

但是……这份心意,她接收到了。

原来从那时起,阿武就……

两人不约而同放下刀对视,眼神像极了断开的藕片,细丝缠绵着,几乎闪瞎了围观群众们的眼。

被秀到自闭的鬼苑:………妈的,这架老子打不下去了,爱谁打谁打!!!


那边沢田纲吉与百慕达即将分出胜负,这边“姐弟”似是察觉到众人的嫌弃,第二回合就此结束,对峙的两人面对面站好,准备下一击。

也是最后一击,一击定胜负。

灵力被封的不知火自然无法始解卍解,她也不可能对她的少年使出那样的杀招,那么伤害力最强的……

女子垂眸思索片刻,最终还是决定用自己最熟练的那一记斩击。

身为死神的她,没学会正经剑道以前,只会一招劈砍,辅以鬼道向来非常好用,几乎战无不胜,也用着最顺手。

之后学到的一切剑意刀法都在此基础上,所以也算是百鬼主的奥义了吧……?

就用那招好了。

山本武同样敛眉搜刮着最合适的招式,他向来不擅长制定计划,索性最后全部放手,完全听从直觉。

两人几乎同时抬眼,斩刀已嗡鸣出鞘——

最强一击的碰撞。


不知火那一击的势头……

百鬼主的奥义不是开玩笑的。

从流魂街上爬出来,没有杀意不够实力根本无法立足,毫不夸张的讲,若是覆上灵力,只一刀劈裂天地山河碾碎日月星辰,都不在话下。

她的刀从来都是这样,生自战场,果断霸强。

鬼苑猛劈而下,气吞万里如下山猛虎,连接触的风都爆裂开来成为气旋纷纷崩裂,一时间除了“骇人”二字,竟想不出别的词语来形容这一击。

旁人尚且如此,直面奥义的山本武又何尝感受不到其中令人头皮发麻的可怖杀意呢?

前所未有。

全身寒毛倒竖,每个细胞都催着他赶紧持剑防御——不,也许还有赶紧逃?

虽然因为是他,所以极力克制。

但这铺天盖地喷涌的杀意还是做不了假。


山本武持刀的手动了动,攥起又放开,出乎意料翻转手腕,仅用拇指以固定,松松持刀,刀尖险些坠地。

他这是……放弃抵抗了?

这与他平日迎敌完全不同的姿势让挥刀向他的不知火蹙眉,但因着他那双沉沉如雾霭的眼,她还是选择相信他,劈手砍下。

一力降十会。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花俏招式都无所遁形。

这一刀,山本武躲不开,也不想躲。

鬼苑将将碰上他脖颈时,迎上不知火森冷中略带迟疑的眼神,山本武终于动了。

拇指配合其余四指骤然发力,刀尖冷冷划破长空,由点及线到面,这一动作看似缓慢实则快如疾风,无数斩击就缀在这轻飘飘却又重于泰山的一记刀影内。


全身肌肉于此刻紧绷,山本武从未出过比这次更快更凶的刀。

不知火的那一击,硬接不下,只会两败俱伤,所以他从头到尾都没打算过与她硬碰硬。

过刚易折。

优点是刚烈,缺点是易折。

就像此刻,她的注意力都在这一劈砍的破坏力上,平日可能仗着灵力护体不甚在意,如今失去灵力,她持刀的那只手早就已经被两个回合的数次击打同一点的“鲛冲击”震到虎口麻痹,隐隐渗血。

无论肉体还是义骸,都是有极限的。

这一击明显触碰到了那个极限,而习惯承接“鲛冲击”无视震颤感的燃明显没有意识到她的手已经崩到了极限,强是强,但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她无法做到轻易更改轨迹。

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破了她的招式,只需一点。


少年眼神彻底沉下来,像是无光的极夜,刀锋比暴风雨还要猛烈,先不知火一步绕上了她的刀背。

“时雨苍燕流,特式,第十型,燕特攻。”

没有正面承接,而是顺势压下,出自“鲛冲击”却比那更狂躁有力的震颤感顷刻顺着鬼苑爬上不知火的持刀手。

正常来说,面对此情况,她完全可以顺便翻转手腕挑刀迎上,但………

“燕特攻”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协同先前所有预谋已久的“鲛冲击”,重重压上。

双手都被麻痹了的不知火一时间除了顺着少年的刀劈砍下去划出冷厉弧线如满月,竟什么都做不了。

一刀劈空。

下一步就是——


“时雨苍燕流,特式,十三型。”自家少年的声音清亮如同玉石敲击,好听的很,也让不知火眼神凝结。

十三型——?!

阿武又自创了一招——?!!

这恐怖的天赋………

“燃,这一招只为你而生。”时雨金时按着鬼苑,山本武人已至不知火面前,两人距离瞬间缩短,近在咫尺,呼吸交融。

不知火只见他薄唇翕张,低喝一句:“燕归巢。”


五指并拢,全全握紧时雨金时,这一击可以说是掏空了山本武全部体力,他横压上鬼苑大力卸下那一击奥义,迫得它攻势骤停,随即悍然挑刀而起,手指用力猛地一弯一错,冷铁撞击闷响,快的连不知火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

仅在一个呼吸之间,鬼苑已然被迫离手。

怦然坠地。

斩魄刀微鸣着,与地面相吻。

胜负已分。


不知火的手掌仍然因麻痹而痉挛着,被挑飞了鬼苑的她眼神复杂,既有自家少年如此天赋异禀的与有荣焉,也有自己这么快就败北的错愕。

山本武低低喘息,同样松开时雨金时,与鬼苑落于一处,右手已然勾上眼前人的小拇指,二指交叠。

那本是个长达一生一世的承诺。

此刻,少年直直看着就在眼前的心上人,眼神执着。

他在等她兑现。

昔日那诺言犹在耳畔:“一起回家吧?”

从来都是燃向他伸出手,带他回家——这一次,燕归巢为她而生。

少年的声音哑哑的,带着体力透支的疲惫:“燃,和我回家,好么?”

如今胜负已分,灵力冲破封印修复义骸,不知火活动着手指,对上他的目光,笑意粲然,拇指上翻与他的相扣,形成一个心形。

灵力沿着手指涌动,缓解自家少年流失的体力。

与此同时,女子颔首,轻声开口:“好啊。”


风流转不息,日暮轮回,倦鸟归巢。

燃,我带你回家。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