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长纵

为君展颜
自甘怀光长纵,投魂江风
沦为人臣

【家教 山本bg】正文 第七十二章 关于最初种族

食用须知


80bg  姐弟  尽量不ooc


原创女主 武力值max 宠弟狂魔(互宠)


宗旨是守护阿武,阿武赛高


养成养成养成


合集名字是《斩魄刀感觉每天都在失宠》


甜甜甜


没有玻璃渣,请安心食用——





不知火与山本武相携观战,那双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稳稳交握再也没有松开,沢田纲吉被接收礼物的reborn一枪死气弹击中,这一次觉悟足够强烈,到身体上下每个细胞都有了拼死打败敌人的觉悟,前所未有的炎压充盈全身。

与当初得到夜之炎的百慕达一样,到达了死气的顶点。

然而终究有本质的区别,夜之炎因绝望发酵,而沢田纲吉的死气之炎却因希望而生。

希望以碾压之势穿破绝望,沢田纲吉一拳打上了百慕达的脸。

胜负已分。

裁判尾道欢呼出声,宣布reborn队为优胜者,伽卡菲斯也如期而至。


成长为了不得了的少年呢,沢田纲吉。

那双眼似乎能窥见Primo的影子,不知火目光无悲无喜,转向那个铁面的男人。

沢田纲吉已与他对峙起来,这个可以说当世最强的男人挥手招来比方才的沢田纲吉浓烈十倍有余的强盛炎压,不费吹灰之力,以这样的实力差告诉少年们他们之间的巨大差距。

随后,伽卡菲斯就像是几天前,为拎着外送的不知火讲解一样,语气稀松平常的讲起了关于最初种族与七的三次方。

“7的三次方能修正维持地球上的生命均衡、使其朝正确方向进化的为了哺育生命而创造出来的装置。”

“它们原本的形态不是指环,而是7颗玉石。”

“很久以前,这个"最初种族"还有10个人以上时,靠他们的力量点燃7颗玉石的炎,使他们的机能得以运行。”

“随着岁月流逝,如今仍存在的最初种族,只剩下我和尤尼了。”说着,伽卡菲斯还与不知火眨了眨眼,示意她的身世是属于他们的秘密,他不会说的。

“………”不知火冷眼看他。


那日外送,这个男人接过她的餐盒,突然就开口:“你一直认为,你是来自异界的灵魂,对吗?”

那时的她被这没头没尾的话问愣了,这人就坐在拉面堆中,无论那双眼还是那熟稔的神态,都让她似曾相识。

她还是迟疑出声:“你……认识我?”

早在见到尤尼的那刻,她就觉得有哪里异常,那个灵魂深处的意识分明是她,但她却一点也没有相关的记忆。

——眼前这个人,一定能帮她。

他的眼神一看就与她相识。

伽卡菲斯没隐瞒,邀请她坐下后,坦然相告,关于最初种族,关于七的三次方,关于世界基石,关于……

曾经的她。

她并非生于尸魂界。

不知火燃尽也并非她的本名。

原来她叫做……

狄俄尼。


最初种族刚开始有很多人。

然而敌不过岁月流逝,最终留下的只有寥寥几人。

他们预见到了死亡的未来,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也为了应尽的责任,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找到延续生命的办法。

——只要执念够强,世界意志总会为他们留下一线生机。

伽卡菲斯是其中火炎能力最强的人,因此寿命也最长,同巫女塞比拉一起作为最初种族的首领,为七的三次方运作殚精竭虑。

塔尔波的祖先也算半个最初种族,他继承了炼金之手,能听到灵魂的声音,也是他的祖先将七块玉石铸造成指环与奶嘴。

巫女塞比拉拥有看破未来的能力,创造了基里奥内罗家族,承受世代短命的诅咒,成为大空彩虹之子人柱力。

埃勾斯•伯纳继承绝对领域的黄金瞳,又主动放弃了血液中点燃火炎的强大能力,创建了世代继承领域的伯纳家族,成为伽卡菲斯的助力,亦与基里奥内罗家族形成紧密同盟,守护塞比拉的后代。

雪昭也是最初种族的一位,临死时孤注一掷,强烈的意志与她守护的玉石发生短暂共鸣,开启异世界,以雪女的身份得到永生,代价是剥夺火炎的使用权与相关全部记忆,背负诅咒,独活于世。

而不知火燃尽………或者说是狄俄尼。


她是唯一一个无法点燃火炎的最初种族成员,半点没有继承父母强大的火炎,只有被她命名为“言灵”的能力,不同于预言与诅咒,特定的语言发生特定的现象,且发动次数有限,堪称鸡肋。

无法点燃火炎,代表她的存在对世界基石毫无意义,也无法保护任何人,在乐观热情的最初种族中,她是个异类,孤僻冷漠,不善言辞,性情乖戾,其实内心十分向往光明,渴望守护与被守护。

一次濒死后灵魂出窍,狄俄尼意识到所有肉身死去的最初种族灵魂都没有消散,无法点燃火炎的她们以灵魂形态滞留在七的三次方周围,无法守护,无法消散,犹如困兽,而能直视灵魂的她得到了他们的求助,狄俄尼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她与伽卡菲斯和塞比拉简单交代后,便将肉体交给雪昭随她处置,灵魂再次脱离,最初种族赋予的强盛灵压将她吸引至以灵力构成的异时空——尸魂界。

此界为保护自身而剥夺了她相关的记忆,失去全部记忆的她进入了尸魂界的流魂街,环境中充沛的灵力与灵魂的强大灵压让她如鱼得水,天赋“言灵”无限度展开,一边学习斩击白打一边开发言灵——后被称为“鬼道”。

随后如同宿命一般遇到了噬主的妖刀鬼苑,被他内心因不能控制力量的哭泣与对无法摆脱这个诅咒的无力触动,无意识想起了身为狄俄尼的自己,便出手留下了鬼苑。

自此带着鬼苑残片扫荡流魂街,最终因完成整整百式言灵而被灵王认可,编入零番队,骨骼异化成王键,与一众伙伴管理虚圈,修整流魂街,钻研鬼道咏唱文,因而被称为百鬼主。


不知火并不知情的是,灵王与兵主部一兵卫早得知她的灵魂来自异界,却不知为何异界的意志亲手斩断她的记忆,于此界,她无名无姓,孑然一身,本不容于世。

但因她出色的鬼道天赋与毫不吝惜教授于人而对此界的贡献,灵王默许真和尚为她取名,建立了“不知火燃尽”其人与此界的羁绊,亦不限制她与异界的来往。

接到灵王旨意时,真和尚正在翻阅现世平安时代典籍,认为人类构想出的妖鬼十分有趣,且符合此时本不应该存在于此界的她,因此他随意翻开一本百鬼异闻录,不知为何,冥冥中一种直觉让他的指尖停留在了不知火那一行字上。

【原本黑寂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束火光。火光分裂,滋生,最终成百上千,沿着海面直达天际,经久不熄。】

记忆中她火红色的发宛如张扬的烈火,与这不知火十分相称,但回忆起她空洞的烟青色双眼,又像极了熄灭火焰后袅袅青烟。

至此,他提笔写下“不知火燃尽”这样自相矛盾的古怪字样——以不知火为姓,寓意汹汹燃烧的热情,又以燃尽为名,火炎扑面而来的炙热霎时冷彻,陷入死寂,生机全无,然火燃尽的青烟腾空起,又好似暴雨后悄然生长的春笋,置之死地而后生,意味深长。

见到这个名字后,是无缘由的心满意足,好像许久许久以前,她便向往着火炎,却求之不得,此时姓名与火炎相连,好像离她的愿望更近了一步,于是,她欣然接受了这个旁人看来有些奇怪的名字。


于此界而言,灵王是世界存在的楔子和基础,若灵王死亡,人间尸魂界虚圈等等一切都会崩溃。

"王键"实则就是零番队成员的骨架,被选为零番队成员之后,其骨骼将借由灵王之力重新构架,而这重新构架后的骨骼也就成了进入灵王宫的钥匙。

她同雪昭一样与两界基石构筑了密切联系,因此在数年后正式成为死神,来到现世大批量击杀虚时,灵压过盛,空间大幅度折叠。

以她的灵魂为媒介,那扇只有她能穿过的大门悄然展开,对七的三次方的无意识的执念让她回到了原世界,与化身成雪女的雪昭一同降落在首次点燃戒指火炎的彭格列I世家族面前。

错位的时空恢复正轨,本以为是异时空来客的她们其实本就属于此界,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回归了。


陡然听到这个身世的不知火:“………”

说实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但无缘无故强盛如斯的灵压,在鬼道上与生俱来的天赋,对尤尼与伽卡菲斯没来由的熟悉,让她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沢田纲吉仍然在与伽卡菲斯激烈辩驳关于彩虹之子的诅咒,塔尔波与雪昭已经捧着足够容纳七种火焰的球形容器来到了现场。

被能看到未来的巫女尤尼的微笑感染,伽卡菲斯还是同意了他们的想法,少年们的火焰噌然烧起,连带着奶嘴的火焰注入容器。

不知火借此机会松开与自家少年紧紧交握的手,悄然来到雪昭身边,她这位挚友一身冰雪之力已然溃散,如今完完全全是个普通人。


迎上她的目光,雪昭笑开,没了雪女的力量,她的笑真诚又灿烂,终于没有那种违和感了:“小燃,这一次我有的选,好开心。”

不知火轻轻点头,为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活法而开心,随着少年们火焰的熊熊燃烧,盘绕在彩虹之子奶嘴上的最初种族的灵魂们也汲取着这份力量,纷纷睁开眼。

雪昭的执念完成了,狄俄尼的还没有。

那个女孩子必生的心愿,就是帮到最初种族,帮到世界基石,完成自己的责任。

不知火沉着眼咽下义魂丸,灵压源源不断输入那些看着她微笑的灵魂,强行帮他们与新的容器结合在一起,完成了夙愿。

永生永世守护七的三次方,不离不弃。


义骸无法承受如此负荷而寸寸崩裂开来,不知火听到了意识深处,那个小姑娘最后的执念被完成而道出的一声“谢谢”。

她轻轻合眼,对过去的自己说了句“不客气,也谢谢你。”

至此,前尘往事,才算是真的一笔勾销。

此后狄俄尼已逝,这个世界上只有不知火燃尽。

脱力的她被拥入了个可靠的怀抱,呼吸都是小太阳的味道,不知火扬起笑脸,全身放松下来,义魂丸缓缓修复险些碎裂成片的义骸。

能遇到山本武,这怕不是世界意志送给她的,最好的礼物了。

同样脱力的山本武揽过她,两人相互依偎,密不可分。

看得雪昭一阵沉默。


彩虹之子的诅咒就此告一段落,伽卡菲斯与不知火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到了晚上却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神秘兮兮的来到竹寿司,打断了正吃饭的山本一家。

不知火扬眉:“……你又来干什么?”

她总觉得这人一来就没什么好事。

伽卡菲斯这次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了一具肉身,那女孩儿看上去与灵魂状态的不知火一样年纪,长相也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这难道就是……?

见不知火这副眼神,伽卡菲斯点头表示肯定:“没错,她就是狄俄尼,我看你如今这具身体并不怎么结实?可以试试她,这也算是她最后留给你的东西了吧。”


留下这句话,这位卸下重担的男人长出一口气,眉眼都透着一股子舒畅:“自由了的感觉真好,我要去尝遍世界拉面,今后——有缘再见吧?”

不知火愣了愣,轻轻嗯了一声:“有缘再见。”

这具肉身因长期被伽卡菲斯的火焰滋养而维持不朽,山本武接过她,有点不太反应得过来:“嘛嘛,意思就是,这是燃的新身体么?”

不知火沉默着点点头。

伽卡菲斯说得轻巧,灵魂附体向来是有条件的,诸如肉体死亡前都会被困在身体内,再不能返回尸魂界,除了义魂丸,灵压无法得到补充,种种种种。

无论哪点都没有义骸方便。

可………


不知火匆匆放下碗筷,与山本父子道了句别就回到了房间,无声结印,托夜之蝶与零番队的成员联系,请求长期驻留现世的许可。

可………义骸终究不是人类。

鬼苑:臭主人——算了,随你开心吧。

不知火弯起唇角,灵力拂过斩魄刀,良久才对这个一直嘴上别扭其实最支持她的伙伴道了句“谢谢”。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你从来没有失宠,我一直爱你。

好鬼苑。

——听得鬼苑满脸通红遁逃进本体,无论怎么叫也不出来了。

看出不知火的异样,在山本刚的眼神示意下,山本武扒了几口饭就追了上去,一开门看到的就是灯光下抚刀轻笑的心上人,那柔软的笑让少年心底也柔软起来。


他坐在不知火身边,开口试探:“燃,怎么了?你不太对劲。”

不知火也没有瞒他,态度十分坦然:“义骸终究只是义骸,我想以人类的身份陪你度过余生,阿武……你,愿意么?”

最后一句轻飘飘如同羽毛,还带着些小心翼翼,挠的山本武心痒痒的,少年眯起眼,突然笑了:“燃,你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好像很喜欢这句话。

不知火抿唇,为此时不太一样的气氛感到有些不大自在:“其实不是很清楚,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山本武凑上去,在这方面迟钝到可爱的心上人脸颊印上一吻,眼睛里漫开愉悦:“燃呀,在邀请我共度余生。”


因他这突然袭击浑身一僵,不知火轻咳一声转眼看山本武,灯光为少年打下了柔和的边晕,特别是那双清亮的眼,似是上天将星光揉碎安在他眼底,好看极了。

她轻声开口:“那……阿武……?”

眼底星河璀璨的少年如今满满的都是她,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毫不犹豫应声:“我愿意。”

不知火被这句像是宣誓一样的“我愿意”勾的神情一晃,再回神时她的小太阳已经蹭上前来,像是大型犬一样将她完全扑在怀里,蹭着她的颈窝:“燃,我很开心。”

超级开心——!


不知火被他蹭的脖子有些痒,心底更是柔软像要化了一样,她的神情依旧温和,眼睛却亮亮的:“那……”

山本武突然抬头看她:“燃,你还记得盂兰盆节欠我那个愿望吗?”

被他一提想起来了,不知火看他,态度纵容:“你说,阿武,几个愿望都好。”

山本武挠头,笑意轻快:“不用啦,就一个就好~燃,作为死神的你,可以把我的灵魂拿走么?”

不知火讶异重复:“什——”

没等她说完,她的小太阳已经俯身吻上日思夜想的唇,辗转研磨,声音含糊:“我很贪心喔,一生一世可不够。”

“一直陪着我吧,燃。”

鬼苑:嘶——我以后不会每天都看你俩这么腻乎吧??!


空气浓稠得像是能搅出水来,不知火被他小狗一样的舔吻着,又想笑又心里柔软一片,她尝试着回应少年炽热的感情,微微颔首:“好啊——那么你的灵魂,我收下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山本武与不知火燃尽的故事于此告一段落,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结局,那我只能告诉你一句很老土的结尾——

“他们呀,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执子之手,白头偕老。”


                               全文终







评论(5)

热度(22)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