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长纵

为君展颜
自甘怀光长纵,投魂江风
沦为人臣

【家教 山本bg】正文 第七十章 关于最后一战

食用须知


80bg  姐弟  尽量不ooc


原创女主 武力值max 宠弟狂魔(互宠)


宗旨是守护阿武,阿武赛高


养成养成养成


合集名字是《斩魄刀感觉每天都在失宠》


甜甜甜


没有玻璃渣,请安心食用——









病房内。

想必是累极了,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的狱寺隼人沉沉睡着,呼吸清浅,不知火与山本武对视,一坐一站陷入僵局。

谁也没有率先开口。

手指被少年紧紧攥住挣不开,不知火抿唇,近乎狼狈的撇开视线,不再看他那双清亮眼眸。

山本武并不打算放手,或者说,对于她,他从来没有打算过放手,他平静看着不知火,见她久久不语,睫毛不安分颤抖着,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她总会对他心软,他又何尝不是?

少年目光稍缓,身体向里挪动后,拍拍身侧床铺,示意眼前人坐下。

慢,慢,聊。


不知火顺着他的意坐下,床铺凹陷,沉香味儿扑鼻而来,极大放松山本武紧绷许久着的神经,一时间只觉得疲惫铺天盖地爬上眼角眉梢。

不知火蹙眉,指尖一动,灵力便顺着那根被他攥在掌心的手指丝丝缕缕钻入了他体内。

清凉与舒适感顷刻蔓延开来。

唉,燃啊。

他能拿她怎么办。

即使恼了她的不告而别,还有些方才连视线都吝惜给予的绝情,山本武还是为她本能的关心柔和下目光,他重新扬起笑脸,给了神色不安的不知火一个拥抱。


算了。

明明是他说,会耐心等到她愿意告知真相,现在忍耐几天自然也不成问题。

说实话……无论立场如何,燃只是燃而已,他又何尝不知她的难处。

——眉毛都快皱成一团了。

他怎么可能因为这事责怪她……从始至终,他气的只是她没有一句告别而已。

每次看这人的背影都让他难受得很,就像自己……自己还是当初那个什么忙都帮不上的废物一样。

而且!

她现在还目光躲闪不肯正视他——!!

这么偷偷摸摸做贼一样,可一点都不像是不知火燃尽的作风啊。为什么不信他同她对他一样,深信不疑呢?

总说他笨,燃才是……小笨蛋。


“放手去做吧,燃,我又不会阻拦你……下次离开的时候要记得告诉我啊。”山本武嗓音闷闷的:“不告而别太狡猾了,我好担心你。”

“………”不知火在他怀中一时失语。

原来自家少年……是为此而生气吗?她以为是因为立场或者是隐瞒他的真相……什么的呢。

其实是在担心她吗?

“这大概就是关心则乱吧。”鬼苑摇头不语。

不知火将下颌枕在少年宽厚的肩膀上,轻声承诺道:“……我知道了,再也不会了……但真的没关系么?下一战,也就是最后一战,我……”


“燃是要为复仇者而战么,那我们就暂时是敌人喽?”

“……嗯。”

“哈哈哈哈从来没有和燃真的对立过?这么想还蛮有意思的!话说回来,战斗时碰上燃……我可不会手软喔?”

“那是自然。无论对手是我还是复仇者,都不会留手,阿武……务必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燃,你也是啊——啊啊一想到明天有可能同你战斗,我就兴奋的不得了唉!”

“………我倒是担心的不得了。”捕捉到不知火的呢喃,山本武轻笑着与她拉开距离,手揉上她的头熟练安抚道:“有什么关系呢?你要相信我啊。”


不知火抿唇答:“……是。”

可是这次你的对手……是我。

你的所有招式我都谙熟于心……比谁都要熟悉啊,傻阿武。

毕竟是看着你一步步成长的人,你怎么可能打败我?

这场仗她不想打。

“嘛嘛,不要一副我输定了的样子啊~燃!你不是总是说着我最厉害了吗?这次也有点信心啊——”

“……嗯。”

“而且被斯夸罗特训后,我都还没能与你切磋过!这么一想还要感谢百慕达给我个机会。”山本武笑声爽朗轻快,茶色清澈的如同一碧如洗的晴空,不染尘埃。

是独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


不知火深呼吸,别无他法只得点头,心底却依然沉甸甸缀着巨石,放松不起来。

山本武用力抱了下心上人,便不再耽搁,养精蓄锐好好准备下一次战斗,他躺平在床,看不知火小心将他的双手放在被子里,又仔细掖好被角,眼神热烈而眷念。

燃。

好好看着吧。

我会用你熟悉的招式——打败你,然后将你从两难困境中拽出,护在身后。

这是我从小的愿望。

安心交给我吧。


“睡吧,晚安,阿武。”手指拂过他的双眼,温柔的合上,不知火声音压低:“明天见。”

安心睡吧,我等你睡了以后再走。

“晚安,燃……明天见。”轻轻应声道晚安,山本武依言闭眼,不一会儿呼吸也平缓均匀下来,他仍然依偎着她的手,像是得到了糖的孩子,欣喜又满足。

目光从沉重转为柔和,不知火缓缓移开手,轻手轻脚起身,空间转移的术式无声展开。

阿武,阿武。

……战场上见。


次日,沢田宅。

迄今为止,所有可怕的对手都被沢田纲吉聚集在长桌前,六道骸,XANXUS,白兰•杰索,古里炎真。

连云雀恭弥都躺在房顶,一脸不耐却没离开。

“拜托你们,请大家合力,一起战斗!!”最中央的刺猬头少年双眼沉静真诚,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绝对不能……看着彩虹之子们去死,一定有办法的,首先要做的就是——

打败百慕达!


摆设像西洋棋牌一样的宫殿内。

对尾道的担忧不做反应,伽卡菲斯勾起嘴角,手握权杖,拥有绝对力量的他对百慕达毫无畏惧:“就我看来,拼了命的想要咬主人的狗,也是挺可爱的。”

当世最强者低低笑着,拭目以待。


漆黑的巢穴内。

复仇者将百慕达与他周身熊熊燃烧着的夜之炎团团包围住,众星拱月般,被绷带蒙住脸的小婴儿胸前透着死意的奶嘴亮起,他沉声道:“此时此刻,铁面,那个面具男一定在笑吧?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要结束了……”

“复仇者们,复仇就是唯一,复仇就是全部,除此以外别无他求。”

“我们已经没有理由继续担任黑手党的执法者了,舍弃伪装的外表,露出憎恶的本性吧——”

“最华丽的盛宴,是生,是死,尽情享受吧。”

伴随着他话与一同砸在地上的是复仇者们的黑斗篷与黑礼帽,狰狞面孔显露完全。

他们已经称不上是人了,只能说是被欲望与复仇驱使的怪物、依赖百慕达与夜之炎存活的傀儡。

冷眼看着他们,不知火按下蠢蠢欲动的鬼苑,为沢田纲吉与自家少年等人由衷的担心起来。

对手是他们……

真的能赢吗?

加油吧,总会创造奇迹的少年们。


最终复仇者们出动的成员是四位,身材极其矮小与极其高大因此总是搭档行动的毕古皮诺与斯摩鲁奇亚,抱着两个大箱子的神秘魔术师,还有最强的复仇者耶卡。

看起来与她无关?

怎么可能。

肯定有别的事情想安排给她。

不知火抬眼,等百慕达分配完各自的任务,小婴儿感受到她的视线,古怪的笑了一声:“不知火君的话,我有更重要的事安排给你。”

不知火:“哦。”

真是既不期待也不意外。


下午三点整。

手表尖锐的声响:“哔哔哔!”带来战斗的讯息,少年们前所未有齐聚一堂,威尔帝、入江正一和斯帕纳一同制作出的傀儡以假乱真,扰乱复仇者们的视线,众人借机分头行动,将他们逐一击溃。

沢田纲吉、古里炎真与巴吉尔的死气之炎组率先击败魔术师,随即前往山本武、狱寺隼人、库洛姆与弗兰的战场,共同击败了毕古皮诺与斯摩鲁奇亚那一对配合默契的组合,所有战力集中在了主战场——耶卡与百慕达身上。

该说真不愧是耶卡,即使面对堪称顶尖的对手,他都游刃有余,先是斩断XANXUS的右臂,再一击穿透斯夸罗的心脏,锐不可当,无论是白兰的强力输出还是威尔帝的绝对防御都无法阻止。

他们还是太年轻了。

只两三个回合,场内已倒下了几个可观战力,迪诺与白兰重伤,唯一完好无损云雀与六道骸的呼吸错乱,状态并不佳。

嘛,无所谓,下一个回合就不是耶卡的对手了。

百慕达悠悠飘在空中,感觉这场战斗索然无味,半点挑战性都没有——


果然还是赶快结束,然后对上铁帽子吧。

他这么想着,落在了耶卡肩膀上,为他补充夜之炎的同时低声嘱咐道:“耶卡君,下一击就结束吧。”

耶卡没应声,只是用干脆利落的行动表明他知道了,双手为化作武器,攻击角度刁钻,速度又奇快无比,即使云雀恭弥与六道骸再怎么配合默契都是在做无用功。

云雾守护者眉头紧皱。

太快了——

只是……

方才那一瞬间,为什么他没有瞬移?莫非夜之炎的空间转移……是有时限或者条件的?


无限增殖的针刺球将耶卡团团围主,在六道骸的幻术掩护下,云雀恭弥绕至耶卡身后,VG状态的浮萍拐出击,却在即将触及耶卡后脑时落空。

糟——

“期望落空了啊。”耶卡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并不废话,低笑着落下手刀,冲击力足以与刀枪相媲美。

猎猎破空声响彻一方天地。

迪诺惊呼,瞳孔剧缩:“恭弥!!!”

不好!


耶卡的攻击落入橙色火焰中,被生生接下,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反击回去,看到这儿,reborn总算是勾起了唇角,凝重之色散去:迟到了啊——等你很久了,蠢纲。

额上与双手上都覆盖着熊熊燃烧的大空之炎,跳跃着火焰的双眼因倒地的同伴而凌厉炽热,沢田纲吉狠狠回击,怒吼出声:“……竟敢……耶卡!!!”

超直感让他很快察觉到复仇者们最大的弱点——无法自行活动,以百慕达供给的夜之炎为生命来源,只要他与耶卡接触,就能填充损耗的夜之炎,重新战斗并完成空间跳跃。

也是凭着这一点,六道骸与云雀恭弥舍弃防御,分别接下了耶卡的双手攻击,并同时腾起火焰稳稳扣住耶卡的双手,将他的行动定在原地。

“按照至今为止的战斗来推测的话,全身瞬移的极限为两次……不会让你逃了。”

“喂,咬杀他,小动物。”

两位从不合群的守护者此时展示出了惊人的默契,他们看向沢田纲吉,那是没理由的信任。

沢田纲吉也不负所望,接下古里炎真的西蒙指环,重力与火炎结合打出了目前所能的最强一击“超收缩X BURNER”,凶猛贯穿耶卡腹部。

——丧失战斗能力。


“耶卡被打败了,那么百慕达,你下一步要使用礼物了吗?还是……”reborn没放松警惕,看百慕达从容依旧,怎么会猜不到他的底牌:“要求助了呢?”

“到了这个地步真的让人吃惊啊,沢田纲吉。”百慕达并不在意耶卡失去了战斗力,他鼓着掌,笑得放肆又愉悦:“我真的要好好夸夸你。”

“这样就是打败你的队伍了,不是吗?”防备着reborn口中的礼物与求助,沢田纲吉的神经紧绷,已经摆好攻击的架势,语调沉着冷静的与从前那个“废柴纲”截然不同:“要自己攻击么?”

所有人都在飞速成长。


“不哦。”百慕达摇摇头:“我的礼物可是为铁面准备的,沢田纲吉君还不够格——给你介绍下我的老朋友吧。”

“老朋友……?”

场内只有听过上次一战中山本武低呼的两位幻术师反应过来,库洛姆抱紧三叉戟:“不知火……姐姐?”

“什么?!”沢田纲吉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点名山本的姐姐,他拧眉,超直感发作,心底一阵警铃催他下意识侧头避过一击。

好,好快——?!!

“纲吉君。”

如同打招呼一样自然无比,凭空出现的黑衣人摘下兜帽,向他扬扬斩刀,显然那一击就是她的手笔,她站在他面前,封住所有退路:“打一场吧。”

“不知火?!”

你为什么——

沢田纲吉失声惊呼,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与她为敌,更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坚定守护山本武的她此次会选择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但无论如何,从不轻易对同伴出手的年轻首领沉着脸问:“你是为什么而战?”

他已经将她视为同伴了。


“我欠百慕达一个愿望,他许下的就是拦住你,所以——抱歉了,纲吉君。”不知火坦白,歉疚的补了一句:“若此战了结,我会负荆请罪以求你的原谅,但现在……只能说声抱歉了,来吧。”

她横起鬼苑,刀身被不详的黑色吞没,耐心等待沢田纲吉做好准备。

“………”沢田纲吉本欲向她说明缘由并劝服她的心思在那般冷静的烟青色中尽数褪去,他深吸一口气,对友人说了句抱歉,便架起双拳。

她什么都知道。

他很清楚,那是觉悟的眼神,多说无益,他们都有不能退让的立场。

……那便战。

刀与拳的碰撞声令人牙酸,沢田纲吉是首次与不知火敌对,他甚至不清楚她的招式,但不知火早已见过他的每一步攻击,精准预判到他的所有动作,完美防御。

嘴上说的不留情面,真战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第一回合下来,她一味地御甚至没打算攻击,给沢田纲吉充足的适应时间。


她没有杀气,恐怕从头到尾都没打算伤害他,诡异的黑色刀身将接触到的火炎完完全全吸入,沢田纲吉的所有攻击都像是石沉大海,无论是X-Burner还是死气零地点突破都被照单全收。

从未见过……向她这样的敌人。

目标是为了耗尽他的火炎——不难看出她并不想与他对战甚至不愿伤到他分毫的心情。

面对这样不是敌人的敌人,沢田纲吉又怎么可能全力攻击?

他的火炎他的力量都来自于守护同伴,眼前这人也是他的同伴。

他不想伤害到她,她也同样。

那么战斗的理由是什么——

这场仗真的是有史以来最为憋屈的一战。

毫无意义,没意思极了。


身处战斗中心的两人尚且这样觉得,更别说旁观战斗的家族成员们了,迪诺扶起云雀恭弥看他上救护车后,回头低声与reborn交谈,面色凝重:“就看着不知火消耗阿纲的火焰吗?没有斗志的战斗根本没有意义!”

而且再这样下去……

阿纲的火炎撑不了多久的。

他的信念来自觉悟,如今拼死战斗的觉悟正逐渐减弱,火炎自然不复强盛。

reborn却并不疾不徐回道:“马上就结束了。”

“嗯?!”迪诺没听懂,他还想再问,场内战斗的两人就被飞跃入战场的人强行分开。

那是——


“换人吧。”少年独有的清亮声音不大不小,鬼苑也碰上了一把熟悉的刀,刀刃相撞,金属的脆响宛若惊雷,成功的让不知火所有的动作停在了原地。

一物降一物。

reborn以目光示意蠢学生:“她的克星到了。”

看到这个本应与复仇者缠斗舍弃手表的意外来客,百慕达绷带下稳操胜券的神情也僵住了。

糟糕。

更别提场内正面迎击少年的不知火,与被他挡在身后的沢田纲吉,两人几乎同时出声:“阿武?”“山本!”

“你……”

“你的伤还好吗!手表不是碎了吗?!”

鬼苑冷静指出:臭主人,你的话被抢了。

不知火:………

心情复杂。


山本武扬了扬左手那块来自小伙伴方才擦肩而过时友情赠送的碗表,笑容愉悦轻快:“嘛嘛,阿纲,这里交给我吧——燃,下午好呀。”

“………”不知火沉默以对。

“……真的没问题吗?”她是你姐姐啊……

沢田纲吉踟蹰着不知道应不应该离开,见他久久不动,山本武回身向友人一笑,笑意粲然:“别担心,阿纲,我会把燃带回来的。”

“………好。”沢田纲吉点头,双手举起火焰背于身后,巨大推力使他冲向了真正的对手百慕达。

“真是没办法,事已至此,谁也不能破坏我的计划——请给我礼物!”百慕达不甘示弱,透明奶嘴发光,很快恢复原来的身体,二人的火焰于空中猛烈碰撞,那是夜之炎与大空之炎的较量。


自从小太阳出现在战场,眉头就没松开过,不知火被恢复后力量也成几何倍数增长的百慕达吸引,她不自觉瞟向身侧战场,却被山本武抓住了防守的空档。

少年的出击毫不犹豫,迅速利落,势如闪电。

时雨金时堪堪擦过不知火的持刀手,山本武陡然逼近她,在离她不过半身的距离时笑着和她抱怨着,半真半假:“和我战斗时,燃的眼睛里竟然还有别人……真伤心呀?”

不知火敛眉,认真道歉:“抱歉,阿武。”

她不再分心,攥起鬼苑,眼神盛着常年不化的冰雪,寒意冻人。

“哈哈哈没关系啦,燃,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山本武失笑,眼神澄澈笑容爽朗,与神情不符的是毫不留情斩下的时雨金时:“时雨苍燕流,奥义,时雨之化。”

斩击好似疾风暴雨汹涌而至,不知火脚尖一点冲上去,身形宛若游龙,鬼苑上挑从容应战。


二人默契的一个舍弃火炎一个自封灵力,只是单纯的剑术比拼,竭尽全力,只为赢过对方。

这是一场迟来了许久的较量,也是宣告着山本武从被保护者转变为守护者的翻身仗。

两把刀狠狠相撞,火星迸射,刀的主人目光也胶着在一起——

“阿武,让我看看……你的成长。”

“燃,我会打败你,然后带你回家。”

金铁交鸣声轰然四起,开始了这最后一战。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请拭目以待。







完结倒计时~!

还有两章嘿嘿嘿

这是阿武最后一段打戏了(x)

纪念!!!

下一张和燃打一场,认认真真打一场

来猜猜谁会赢

还在争夺左右手的两个可爱少年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