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光长纵

为君展颜
自甘怀光长纵,投魂江风
沦为人臣

【家教 山本bg】异界番外篇•陷阱

平素听闻博纳家族第七代家主酿酒技术一绝,沢田纲吉和阿尔温婚宴当日,艾格尔送来两坛珍藏佳酿,由家主亲手所酿,百年前随博纳家族飘摇而遗失,后经数十年艾格尔偶然找回,她本非嗜酒之人,便等到今日开封,当做新婚贺礼送予二人。

该酒好喝是好喝,只是酒劲极大,酒量一般者闻香即醉,留下一坛珍藏,众人当即开启一坛,人人一小杯,阿尔温和沢田纲吉是新人,不能误事,因此小酌几口微醺便入了洞房,留下众损友奋战至天亮。

看了一眼闻到这酒眼睛都亮起来的不知火,深知她爱酒嗜酒的性子,山本武亦浅尝即止,保留着清醒意识照顾不知火。

酒过三巡,不胜酒力的早已离场,reborn玖月不知火死侍夏马尔等人可百无禁忌,几个酒包凑在一起,你一杯我一杯,划拳真心话各种爆料好不开心。

再过几巡,打通关后,即使海量如玖月也被狱寺拖着离场,开玩笑,也不看看对面几个算是正常人范畴么?

再过几巡,挖出了不少料的reborn满意的干了面前的酒,示意死侍和艾格尔一同回拉斯维加斯,死侍好像还没喝够,但瞟了瞟Boss有些疲惫的面容,还是忍住了酒瘾,同他一样干了杯中酒,枕着身边艾格尔的胳膊,开始向自家老大撒泼。

“老大我喝多了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醒!”

“……那你在这儿睡吧,reborn,走了。”艾格尔自控力一向强的可怕,即使佳酿也不会放纵自己贪杯,此时黄金瞳眼风一转,反手抓紧死侍后脖颈的衣物将其甩开,径直走向停机坪。

reborn挑唇踩了死侍抬起的头一脚,跟着艾格尔准备享受许久未有的豪华假期,好心情的没有理会这家伙挑衅的眼神。

“哇啊啊老大不管我了我是个没人要的可怜死侍了天可怜见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以后只有你我一人一马相依为命了吗……”抱着自己不离身的彩虹马,死侍开始无赖的在地上打滚。

“……”无奈回头拎起他,扔向直升飞机,艾格尔轻叹:“好了闭嘴。”

“QAQ老大摔的好疼。”

“艾格尔才不疼。”/“我不疼。”

“啊啊啊啊啊你们联手欺负我呜呜呜呜呜……汪凯窝。”

“漂亮(比手势)”

“我前几天看上了玛莎家族新研发的特殊功能弹?”

“可以。”

“呜呜呜呜窝椰香药。”

“闭嘴。”x2



最会挑事儿的两个人走了,夏马尔又醉醺醺的神志不清,不久便倒在桌子上酣睡,开场至今杯盏未停的仅剩不知火一人,转头迎上他的目光,女子遇见他便不自觉泛出笑意的青色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云雾,像是经雨洗过的,流转间别样的风情让青年忽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原来醉了的她是这样的……

他……好像从未见她醉过?

知她爱酒如命,知她千杯不醉。

记得她曾嘟囔过许久不曾放开了痛饮一场,那时困倦的他问了句为什么,记忆中只有她低笑着回了一句——自然是放心不下你,晚安。

现如今是因为确定了他有可以依靠的伙伴,自己也有足够能力照顾好自己,因此可以无所顾忌的放肆一场么?

山本武心下一软,便任由她享乐,不再出言阻止,忆起这酒后劲极大,在脑中默默比较几种醒酒方子,斟酌着哪个适合这酒,或者……各试一次?

殊不知方才那一眼,他只见得她潋滟的双眼,却不知自己的目光多么温柔缱绻,像是一把小勾子,勾着几分上头的不知火心下一动,推杯换盏间玖月的质询:“你眼里,山本武究竟算什么?”犹在耳畔。

“阿……武。”卷着仅剩半盏清酿的酒樽,不知火凑近她自小养大的少年……眉眼清俊,眼神中总是带着她读不懂或不敢读懂的温柔,不再自欺欺人,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小少年,她轻叹,吐气如兰:“……长大了呢?”

“早与你说过,我不再是小孩子了。”酒香袭面而来,山本武耳廓早通红一片,喉结上下微动,他强迫自己转过脸:“燃……回去吧,你醉了。”



“醉意会将人的欲望不断放大——提供动力,完成她清醒时不敢做的事。”

“酒壮人胆,哪怕这些酒对你而言可能仅是三两分醉意,但你大可借酒装疯,为自己铺好一条退路,这个赌除了你我,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你敢赌吗?”

“我赌你,不敢直视山本武的双眼。”


“醒醒吧,他早就不是你眼中的他了。”

“彭格列之于我,恰如山本武之于你,我敢承认爱它,你敢么?”

“您真的是……阿武的姐姐么?”

“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明明是肉食动物,心甘情愿的食草么?”

声声入耳,原来她一直记在心里。

然而最后她眼中耳中,只剩下他通红的耳廓和慌乱仓促的声音:“燃……回去吧,你醉了。”

如此可口。


“阿武,这酒……”着了魔的盯着自家青年,闪躲的茶色终于对上了雾蒙蒙的烟青色,不知火啜饮一口酒,牢牢环住眼前人。

然后……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

低头。

印上。

双唇相接。

一个因得逞而眉眼弯弯,一个因惊异而睁大双眼。

甘甜的酒液毫无阻碍的渡到青年因惊讶而忍不住微张的口中。

“咕咚”。

他下意识咽了下去,喉结滚动,呼吸也逐渐粗重,一直绷紧的弦因欣悦的女子猝不及防的吻而断开,山本武脑子乱成一团。

不知火借着酒劲,小心舔舐青年口中剩存的浆液,甚至还不满足的勾起了他僵硬的舌,吻毕后,不知火将距离稍稍分开,额头却仍然紧贴着他的,满足的笑开:“好甜~”


“燃……你……知道在做什么吗?”双眼从澄澈到暗沉仅一念之间,理智被酒香、吻与近在咫尺的恋慕的女子轻易击碎,声音低哑的不像话。

“在……亲你。”温柔的不可思议,不知火轻吻着他泛红的眼角和耳廓:“阿武……可爱透了,喜欢……最喜欢。”

恍惚间主动权被夺,不知火呼吸一窒,青年露出了平时绝不会出现的危险笑容,长臂微勾,轻松将她打横抱起,酒盏落地发出清脆声响,让她的视线下意识顺着酒盏下移,却被青年控制在怀里。

“燃,是你自己送上门的。”雨守的房间离宴厅并不远,再加上他加快的步伐,没几步就到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知火混沌的意识清醒几分,她眨眨眼,压在她身上的青年盯着她,目光专注炙热,火焰焚烧着二人本就不剩多少的理智,空气似乎也干燥起来。

“燃刚刚说……喜欢,还作数吗?”距离缩减,青年步步紧逼,露出只对她展现的獠牙。

“喜欢,阿武。”尾音含糊吞没在唇齿间,不同于刚刚渡酒的被动,青年想将她吞吃入腹一样吻的凶狠又隐忍,但因经验不足略显笨拙生涩。

慌乱了一瞬间便坦然接受他的亲近,不知火也尝试着给予回应,她的回应如同催情剂,青年早在梦中出现过数次的场景成为现实。


唇舌软而甜,带着酒香,却比方才百世难存的佳酿美味千万倍,每触碰一次如同过电一般,烫的他浑身发热,深切的欲望却并未平息。他……想要的远不止这些,他想要更多的,更多的,和她接触。

只是却苦于没有经验,平日亦不曾留心相关方面的知识,如今实战完全不得要领,只会如小兽一般无章法的啃噬,最后咬的他身下的不知火轻笑出声。

“傻阿武……我教你。”没经验不代表不了解,学着记忆中小昭拽着她听的间谍课,不知火按下他的头,舔舐吸吮,轻柔似羽毛,碾磨按压,控制着力道逐渐深入,唇舌流连过他敏感的上颚,与他的交缠,很快自家青年便窘迫的喘不上气。

不知火失笑,稍微放开他一些,笑意充盈双眼,上下位置调换,她捏捏他的鼻子,亲昵的低声道:“阿武……换气。”

声音也哑的不成样子。


身下青年清澈的茶色蒙上情欲的暗色,偏生耳根耳廓通红一片,纯情的可口。

宽大的和服拉扯间早就露出青年经常锻炼才有的精壮的胸腹,不知火低笑着自他的额头向下,吻着吻着,手便不老实的下摸,揉揉蹭蹭,舔舐瘙痒,四处点火。锁骨,腹肌,腰侧,肚脐,连那双劲瘦有力的手都没有放过——

指尖都红透了未免太过可爱。

唇间热气拂过,烫而痒,引出音色悦耳的喘息,她仗着比山本武多了些理论知识,便将青年好好的欺负了一通。

……山本武真的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学生,学习能力强,举一反三,很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并没能享受多久他可爱的喘息,不知火便双手投降,交换主动权。

男上女下,干柴烈火,情投意合,在酒精的发酵下,想忽略的,想压抑的一些情感悄然酝酿、变质。

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晚。


次日。

生物钟很准时的不知火悠悠转醒,触摸到枕边人柔软的黑发时下意识露出微笑,然而又意识到了什么,微笑僵硬在脸上。

她挑眉缓慢的坐起身,被子滑落,目光触及身边承诺过保护一生不让其受半点伤害的青年微皱的眉……泛红的眼尾,被蹂躏过的红肿的唇与赤裸的全身——

以及明显出自她口的咬痕吻痕。

与自己整齐的衣物形成鲜明对比,不知火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从容寸寸崩塌:“……”

她昨晚都对她的阿武做了什么??!

记忆中全是一句句出自她口的虎狼之词,什么渡酒什么换气什么教你的,自家青年的反击倒是忘了个一干二净,唾弃自己借酒装疯臭不要脸的耍流氓行径,但还是忍不住回想记忆中青年略带诧异却因为是她而温顺隐忍、不住喘息到全身泛红的……

可口模样。


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不知火无力捂脸,现在还这么想她可真是个混账!

那是她一手带大的弟弟!!

早在初见他便决定守护一生的小太阳!!

她现在……让她怎么对刚先生交代!!


“燃……别走……”突兀的,身侧青年嗓音有些沙哑,他紧蹙着眉,手仍牵着她的衣角,用力到指节泛白,像是魇住了一样轻唤着,慌乱的样子与幼时做噩梦要抱抱的小少年如出一辙。

心霎那间柔软如水,不知火出自本能的揉开他的眉,再牵住他的手,十指相扣,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脊背安抚:“在呢在呢,阿武……不走……不会离开你了,别怕。”

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


虽然内疚但只能等待自家青年醒后负荆请罪,向他坦白,软磨硬泡请求从轻发落了。

最大的惩罚不过是多花些心思哄回他……追回他。

早就该想明白了不是么?

无论如何,自家青年的样子……出于私心,她也不愿意分享给其他的人。

他就像是一块璞玉,经她打磨后发光,吸引了诸多觊觎,自然……也包括她,本该是她珍藏的宝藏……不想展示给任何人,只想将他独占,捂在掌心含在口中藏在心里,宠着他……

爱着他。

她不懂情爱,却不知何时,对长大成人的山本武已然生出非分之想,想要得到更多更多,超出所谓姐弟的关心,便不再敢直视他热切而眷恋的澄澈目光,生怕自己如野草般除不尽的晦暗心思被他的目光轻易点燃。

星火燎原。


不知火直起身在山本武额角烙下一吻,珍之重之。

抱歉了,阿武。

我可能……可能忍不住了。

她提拉起滑落的被子,将他感受到凉意而瑟缩的身子覆盖住,同样缩进被子侧向靠近青年,困意早就烟消云散。

他睡的不太安生。

哦?

真的睡了么?

目光一点点描绘自家青年的清俊轮廓,停留在他低颤的睫毛上,方才分心未曾察觉,如今不难感受到他错乱的呼吸。不知火低低一笑,无奈又宠溺:“小骗子。”

言毕,她松开与他紧握的手,环住枕边人劲瘦的腰,手不老实的向下捏了把软肉,调戏意味十足:“还有些早,再睡一会儿?”

果不其然得到自家青年尚嘶哑着的窘迫反应:“……嗯。”

红晕悄然爬上耳根。



早在不知火睁眼时就清醒了的山本武从始至终努力保持着均匀的呼吸,只有他清楚,另一只手在身侧蜷缩又舒张,心情紧绷又舒弛,有多么难捱。

他一直在赌,赌她对他的在意。

昨夜她借酒劲放肆,自己却苦苦忍耐并没有过多超出界限的动作,只是隐忍克制不留下痕迹的亲吻舔舐她的唇舌,脖颈,耳侧,手腕,锁骨,却任由她在他全身啃噬留下诸多“罪证”,气狠了也只是引导着她向下用手为他抒解欲望。

奈何她被亲吻到无力轻喘却依旧半眯着眼,目光充满信赖的神情太过诱人,对待那样柔软的她,他险些克制不住,只好自己去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

真的什么都没干。

太可惜了。

苦苦耐住冲动,山本武用温毛巾擦拭着怀中终于困倦的女子周身,看她伸手环住他的腰,看她毫无防备的信任姿态,看她恬然柔软的神情。

她凶狠如同猛虎,浑身是刺,桀骜不驯,却唯独对他小心翼翼收敛爪牙,乖顺的露出最柔软的肚皮。

这样的她,他如何不爱?如何不珍惜?

如果能让她放下顾忌坦然接受他的心意,如果能将她真正留在自己身边,以爱人的身份,多少忍耐都值得。

他从不与人耍心眼,却愿意为留下她而学习小玖口中的迂回政策,伺机示弱,按兵不动,诱她主动,赌她对他是否也会产生几分如他一样的……

妄想。


从发现自己不正常的心思,到昨日小玖几杯酒换来的赌注,他一直在忍,吃力保持距离,维持表面的亲昵,生怕吓到她,将她推远,又怕她因他坚持而迁就他,委屈了自己。

但他却没料到,只微醺的她向他呼出一口气……便引得他方寸大乱,他苦心维持的安全距离被她缩减再缩减,呼吸间的灼热气流,逼近的心上人,烟青双眼中蒙上那层从未向他展现的……情欲。

情欲??!

陡然明白玖月自从回来便调侃口不对心的不只是他,还有……她。

希冀尚未产生,便被她裹挟着佳酿的柔软唇舌引得心神不定。

她……说喜欢他,最喜欢他。

不再自欺欺人,她眼中熟悉的温软,陌生的侵略性,唇舌交汇的美好,由她主动的表白,步步紧逼的人是她。

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得到一个,让他狂喜不已的结论——不再只是年少的照拂疼爱,更不是所谓姐弟情深,原来她对他,亦存旖旎欲念。


撕破了无害的包装,她看他如同一只猛虎审视猎物,又像是恶龙垂涎珍宝,毫不掩饰的占有欲与侵略性。

不再是温和妥帖无微不至的保护关怀,被她滚烫炙热的双眼触碰的地方都像是被烧着了般,烫人的很。

被她喜爱着,占有着原来是这种感觉——

她的主动回应让他多少次险些失控,比平时馥郁的多的酒香又无时无刻不提醒他,克制住。

即便确认了她的心意,但在酒精催使下的心意又岂能作数?

要继续等,最后再等一次,等她明早起来,自己想清并承认这份不敢细想的心思,捅破窗户纸的人只能是她。

切勿操之过急。

对待不知火燃尽,无论多么耐心都不为过,只有她,他冒不起一星半点风险,只想将她稳稳抓在手中。


然而即使预想过各种各样的结果对策,在空气中仍带凉意的清晨,等待着最后宣判的他仍然控制不住的紧张。

衣物摩擦声被主人刻意放轻,他听着她倒吸一口气,目光恢复往日熟悉的温柔克制,却让他心逐渐冷彻,预想的种种对策早就抛之脑后,他只凭下意识的反应,装作梦魇伸出手紧紧攥住她的衣角,脱口而出是那句最想要说的话:“燃……别走……”

我不是你的阿武,我骗了你。

但是……别离开我。

她微用力松开手指,他的心也霎时坠入冰窖,全身血液冻住,随即他却听见她轻叹一声,仍旧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她揉开他的眉,然后……

与他十指相扣。

她挨得近了,一边轻抚着他僵直的脊背,一边柔声安抚:“我在呢……在呢,阿武……不走……不会离开你了,别怕。”

仅几个动作将他跌入冰窖的心捧的高高的,紧紧交缠的双手给予着他源源不绝的力量。

血液回暖,安抚化作暖流汇入四肢百骸,一遍遍抚慰不安。


蓦地,她直起身,在他额头珍之重之的烙下吻,体贴的将被子拉下捂住他有些凉的身体,来自她的目光却变得歉疚而炙热。

事已至此,何需多言?

昨夜折腾至天色泛白,今早又强撑着早起,如今紧绷神经骤然松弛,疲惫也随之而来。

山本武控制不住错乱的呼吸,迷蒙间温热身体已经挨蹭上来,腰亦被牢牢环住,枕边人虎口指腹间皆有薄薄一层茧,此时挨着他的肌肤,更别提清醒时刻她暗示意味十足的……

向下揉捏。

被……发现了。

不敢睁眼迎上她兴味十足的目光,对她这样的行为感到羞耻又可耻的……产生了些反应,清醒时面皮格外薄的青年咬牙强忍,窘迫的连与耳根相连的脖颈都泛起红晕。

“嗯……”


似应声赞同又似小意告饶,总之这声黯哑好听的轻哼成为了这个早上最后出现的声音,也为山本武长达三年的暗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至于再醒来,互诉衷肠,坦白从宽,情投意合,柔情蜜意等事,便不再一一赘述。






你们信么

其实吧,不知火这个人,最开始设定的是个……嗜酒如命洒脱不羁那种那种那种大姐姐

(参考背着酒葫芦闯天下的江湖大侠那种??)

年少时棱角分明,后来被初代磨平心性,开始佛系?万事看淡什么都不往心里去那种

后来见到了那个发光的小太阳,发现自己对他做不到完全不管?反而什么事都想插一脚,想独占这个人

鬼知道“斩魄刀”写着写着怎么成了现在的不知火

唉,奇了怪了

反正嗯……人设不同,对山本武的感情与反应也会大略有微妙的不同吧

说实话,我我我我最开始没想写长篇的,就想写个小短文纪念一下自己的这个小心思

就是你们看到的“异界番外篇”它是斩魄刀最开始的地方

我也不打算大改了,这番外就当是送给那个最初的她吧,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不知火怪怪的?

怎么这么懂还这么会?

哈哈哈哈哈哈那那那那就当就当ooc了吧(捂脸)

——没想到我的女主竟然也会ooc


有一说一,不知道你们看阿武主动是不是看烦了,这次让不知火来一把也挺好的

那时候,鬼苑反而是智商担当,操心的管家,冷静给主人出谋划策,结果正文变成吐槽担当惹

嘿嘿嘿


再说说我对800复杂的看法

其实吧,每个人最后的性格都是他经历的缩影,我是这么看的

不同于原著里完完整整的80少年,800只在未来战出现过几面,还是经历了阿纲与父亲的死亡后的他

所以这个形象的把握空间就比80大的多,因为谁也不知道改变了他的成长会什么样子

我写过三个800吧,有不知火的800

第一个是正文出现的未来800,那个真的贴合原著,隐忍沉重,笑的沉甸甸的,让人心疼的青年


第二个是正文最开始鬼苑介绍那儿,一点点的800,这个其实形象不是很明显?就是正常“斩魄刀”的阿武长大以后,与不知火没经历过什么坎坷顺理成章告白结婚生子什么的,很幸福的人生

————其实也是我写这篇文的初衷,想让他圆满快乐,平安顺遂

多好啊


第三个就是这里的800,他的人生本来没有不知火,就是嗯……原著的阿武长大了!身边有朋友,虽然未来会遇见困难,但他不怕

他没经历过那么深沉的死亡,所以笑也会很开朗,全无阴霾那种?哎呀呀我也不清楚我想表达什么啦~~~

一言以蔽之,就是个一直阳光纯情下去的大男孩儿!!!

还有点情窦初开那种感觉?

是个意外让他们两个相遇,他心里一直清楚,这相遇是个错误,所以一直担心不知火发现,然后就走了

他为啥一见钟情咱也不知道,大概是嗯……那种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好朋友,所有人都有伴了,就他一个人,本来就有点孤单失落,结果遇见了这么个人?

这谁不喜欢啊,要我我也喜欢(x)

番外篇放出来其实就是换个风格哈哈哈哈哈完成我的脑洞,再看看不知火怎么主动一把A上去那种

嘿嘿嘿

废话就此结束,感谢聆听(♡˙︶˙♡)

评论(5)

热度(14)